2011,民生之“控”

  • 发布时间:2011-12-23 16:02
  • 作者:穆耕森推荐
  • 浏览量:1428

2011,民生之“控”

 

  “政府在努力”和“百姓在期盼”,符合民望的控,则可以直接借助民众之力。此“控”可以理解为民生之“控”。

  忽然传来消息说,“控”和“伤不起”当选了2011年度的国内年度字词,而“债”和“欧债危机”则当选了国际年度字词。

  两组字词都不能说是“正面”,但意蕴还是很不相同的。控在规制的过程之中,而债是一种失控状态;伤不起是情绪性的感慨,而债务危机是严酷的事实。两相比较,国内形势好于国际。

  发布年度字词的单位是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、商务印书馆、新浪网和中国青年报,都是研究机构和媒体。为表明权威性,年度字词据说经过了网民推荐、专家评审和网络投票三阶段,但用一个汉字和一个词来表达和总结一年,本身是一个娱乐性的事情,不必太当真。

  人有化繁为简的想法是正常的,甚至是必要的。现象是一团乱麻,头绪和条理就是简化,规律和定理也是简化。用一个字来表达一年,则是简单化,这是求简过度,没有什么字可以表达一年。但现在评选年度汉字几成“新民俗”,那么也不妨姑妄评之,姑妄听之。

  最近我曾以个人看法选择年度汉字,选出的是“翻”。用这个字来翻看一年,自然也可以大有说头,其中动车和校车的翻覆可以作为典型,其他如小悦悦被撞翻在街头无人施救,郭美美翻晒幸福生活打翻了公益慈善机构的形象,微博兴起导致网络翻转了媒体秩序,“戴套不算强奸”之类话语雷翻了民众,一些重大社会事件显示了翻腾的民意,徐武翻墙飞越疯人院,民众呼声翻新个税起征点,药家鑫、李昌奎案件中草根舆论掀翻精英思维,故宫连出丑闻使“国家文化脸面”翻作二丑面孔……也大可以成为年度观察的一种视角。

  当然,以“控”字来梳理一年头绪,也是可以串连很多事件的。

  发布年度字词的单位说,上一年度的汉字为“涨”,于是“有涨就有控,有涨就需控。政府努力调控房价物价,百姓盼望政府能够控得好,控得住”。这个解释着眼于民生层面,房价、物价是解释的重点。在随后的新闻中,又加了一个解释,“一系列的‘XX控’,更折射出‘控’已成为一种生活状态”。

  不过,对“控”的解释显然还可以扩展。例如,一些评论已经谈到,从去年“反三俗”到今年“禁娱令”,最近又规定了电影内容禁止项目从十个增加到十三个,这都是在控。网络清洁行动从网站管理到前不久注销两百多个不良微博,这也是在控。还有公布“三公”支出,整治校车秩序,降低铁路时速,清查地沟油等等,都是在控。还有官员复出要控,城管打人要控,稳定要控……名单可以一直开下去。这样,控实际上就是管理。当然,既是管理又都有管得好与管不好,也就是在控与失控的区别;还有当管与不当管,也就是控得其所与控非其所的区别。

  年度汉字发布方说,“控字广为流行,具有更为轻盈的意义空间和更为斑斓的语言景观”。发布方之一华中师范大学的一位学者说,“用一个字来概括对中国和世界的看法,唤起大家对母语的热爱,也能彰显我们有足够强大的语言文字处理能力”。我对这样的说法不以为然。任何一个字,你把它拿出来说一道,都不免看出许多日常使用中被忽略掉的意思来。这跟有没有“足够强大的语言文字处理能力”“轻盈的意义空间和斑斓的语言景观”有什么关系?

  例如,我们可以研究控这个动作的属性。控属于一种主动行为,控与被控相对。“微博控”“技术控”这种构词法中,控其实是被相应东西所控制,个人生活层面的主动选择,反被选择的对象所控制。例如喜欢发微博的人被微博弄得昏头胀脑,喜欢iPhone的人甚至卖肾去获得一部苹果手机,人为物役,并不见得可喜。而主动施控的行为,则往往导致控与被控之间的摩擦,角力与博弈的劲道,怕是身在其中者才可得知。而“政府在努力”和“百姓在期盼”,符合民望的控,则可以直接借助民众之力。

  我们还可以研究控这个字的构造。发端于《说文解字》的拆字学,可以对“控”进行一番新的意义释解。按照简单的拆字术,“手空为控”。这就使控显得很无力。在一般意义上,控表示一种强有力状态,是使用力量而且有效的意思,显得一切在握。而“手空为控”,则是说“控”乃是手中空无一物。

  我们当然不能承认控在本质上是无物在手的状态,但可以说“控”内在地包含着不受控或者失控的可能性。“控”之所以必要,无非事物有一种离手而去的趋向,这才需要使用力量加以重新把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