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略机遇期”盛世忧患录

  • 发布时间:2013-01-14 11:22
  • 作者:穆耕森推荐
  • 浏览量:1683

   西方大国对华政策由“全面交往”转向遏制,全球资本市场对中国“投资天堂”的重视度在下降,周边环境日趋复杂,此三大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结构变化同时出现,给中国战略机遇期带来深刻影响。

    在一个多月的采访调研中,谈起“机遇前所未有”,绝大多数各界干部群众有共识、有期盼;论起“挑战前所未有”,许多人深怀忧虑,甚至言辞激烈。他们特别向本刊记者强调,“要清醒认识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面临的种种困难、问题与矛盾,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、危机意识和使命感、紧迫感,居安思危,妥善应对。”

  面临八大“双紧”环境

  受访干部群众谈到未来5--10年时认为,尽管机遇“仍将存在”,但相对而言,我国发展环境不再宽松,甚至变窄收小,战略机遇期将面临国内外八方面“双紧”局面。

  世界经济进入低迷期,将对我国发展提出新挑战。上海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黄仁伟说,欧债危机短期内无解,美国经济复苏乏力,西方发达国家对我国贸易保护措施增加,“仅今年以来,美对我国采取的贸易保护措施就多达30多项。”

  美国重返亚洲战略步伐加快,将使中美关系对抗因素明显增加。“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,就是时刻准备挑战它的挑战者。”不少专家和官员指出,对于仍在快速崛起的中国,美国基于国家利益必然会从战略上遏制和打压,“更何况,还有不同的意识形态。”

  与一些国家关系进入“摩擦期”,将面临前所未有的“安全孤立”风险。国防大学战略所副所长孟祥青说,大国崛起必然经历三个时期:准备期、摩擦期、接受期,“我国崛起正处于摩擦期。近年与多个国家发生的激烈争端,就是代表性事件。”上海市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高兰说,“如果既无真正盟友,也找不到真正朋友,将会陷入安全孤立。”

  在多边场合面临“一对多”斗争,将出现前所未有的政策选择困境。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姜跃春说,“世界重心向亚洲转移,中国成为舞台中心,也必然成为众矢之的。”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战略研究所所长刘锋指出,“大国是关键、周边是首要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、多边是重要舞台”,多个要素在南海“聚齐”了,既要维权,又要维稳,进退两难。同时,国内发展不平衡、不协调、不可持续方面存在的问题日益突出,许多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地步,给抓住战略机遇期带来现实威胁。

  国内经济问题突出,科学发展任务繁重,转方式、调结构进展较慢。许多受访领导干部和专家学者指出:中央早就提出转变发展方式,但从“九五”到“十二五”始终进展不尽如人意,除了客观因素,应总结反思其深层次原因。

  改革进入攻坚阶段,重点领域关键环节的改革呈“倒逼”之势。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说,现在改革阻力加大,所以深层次矛盾凸显出来。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说,“如今改革是改自己,不改又不行,决策者往往左右为难。”

  社会矛盾突出,利益协调难度越来越大。苏州市纪委书记王天琦提醒本刊记者关注收入差距持续扩大的问题,“收入分配不公,导致社会底层上升通道变窄,‘压力山大’成为流行语。”

  反腐倡廉形势严峻,腐败现象成为影响执政安全的首要因素。在半月谈杂志的问卷调查中,66.33%的人把“反腐败”作为党的建设当务之急的首选。受访的各界人士几乎都把腐败问题列为影响执政安全的首要因素。

  严重干扰民族复兴进程五大风险

  不少采访对象尖锐地指出,国际国内“双紧”趋势,容易产生“蝴蝶效应”,要关注国际国内互动的“叠加效应”。并提出,当前尤其要谨防五种风险干扰甚至打断我国战略机遇期。

  严重的国际冲突干扰经济社会发展进程。在回答新华网“您对未来10年至20年我国周边爆发冲突的可能性的判断”时,参与调查的54075名网民中选择“非常可能”和“有一定可能性”的高达86.42%。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等专家为本刊记者分析说,尽管大规模战争不太可能,但周边发生“擦枪走火”的可能性非常大,现在就应认真思考、准备周全预案。

  特大贪腐案件发生,对党的形象造成致命伤害。许多受访者反映,从某种意义讲,经济危机并不是我国面临的最大危机,不少腐败案件给党的形象造成的重创前所未有,极大加剧了日益严重的“三信危机”(信仰危机、信任危机、信心危机)。

  群体性事件处理如果失当,可能导致社会局面恶化。多年研究重大群体性事件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单光鼐分析说,我国群体性事件变化趋势不断发出警示:各种社会思潮相当活跃,不满在网络空间放大,政治化诉求开始出现,社会运行形态变化值得注意。

  经济遭受深重打击或出现严重通胀,导致社会阶层利益受损,会严重影响社会稳定。杭州娃哈哈集团公司董事长宗庆后说,当前中国经济既有紧缩之困,又有滞胀之忧。如果形势恶化,外资大规模撤离,民营企业也会走入困境。尤其是,一旦发生严重通货膨胀,民众财富被严重剥夺后,社会危机可能发生。

  极端社会思潮绑架民意,加之境外敌对势力,可能引发思想混乱,撕裂社会。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等学者认为,历史上许多国家的机遇都是被极端社会思潮左右而丢失的。目前国内一些不良思潮蔓延,这些极端思潮不仅会造成社会对立,还可能影响社会安定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认为,如果不能靠稳健有序的改革主动消弭这些问题,各种极端解决方案就会赢得愈来愈多人的支持。

 

    机遇得失“关键在党”

  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,如何不负众望危中寻机,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?受访干部群众认为,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,“与其说战略机遇的有无是对国家的挑战,不如说是对中国共产党的挑战。”

  其一,能否抓住用好战略机遇期,关键在党能否面对复杂多变的局势沉着应对,在正确道路上坚定前进毫不动摇。

  李君如等专家认为,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必须选择正确的发展路径,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,要使每一位党员懂得,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绝不动摇。只要全党凝成共识,真正做到不动摇、不懈怠、不折腾,永不僵化、永不停滞,就不仅会牢牢抓住战略机遇期,还会延长战略机遇期。”

  其二,能否抓住用好战略机遇期,关键在党能否具有自我完善自我净化能力,使党的执政能力不断增强。

 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王小广等专家分析说,党的干部队伍经受着执政、改革开放、市场经济、外部环境等多重严峻考验,目前还存在一些不适应,“一些干部领导科学发展能力不强;一些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,少数党员干部理想信念动摇;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问题突出。突出表现为精神懈怠、能力不足、脱离群众、消极腐败等诸多危险。”

  中央党校资深党建专家叶笃初告诉本刊记者,对于中国共产党而言,首先,要正视这些问题,以强大的自信和高度自觉勇于解剖自身存在的问题;其次,要勇于接受人民的监督,始终保持党的先进性、纯洁性;其三,要始终保持党和群众血肉联系,并将其作为执政之基力量之源的基础工程抓出实效。

  其三,能否抓住用好战略机遇期,关键在党能否以史为鉴,跳出执政成败“周期律”,不失时机深化改革,回应群众的深切期待和呼唤。

  长期研究党建理论的专家认为,“未来3至5年将是非常困难的阶段”,严重威胁战略机遇期。如何跳出67年前黄炎培老先生所说的“兴亡周期律”的历史怪圈,已经成为中国共产党人必须面对和破解的时代命题。

  “为什么苏联老百姓对执政70年的苏共下台反应平静?”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问题研究所前所长吴恩远说,“历史的经验证明,我们的改革开放离不开共产党领导,但是如果不痛下决心,解决好与人民群众的关系问题,也有被人民抛弃的危险。”

  采访中,李慎明、迟福林、柳传志等人士说,面对经济社会和国际领域出现的一系列“两难”课题,关键要回应人民群众的迫切期待,推进党的自我完善要敢于“亮剑”,要尽快迅速找到办法进一步增强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心,“在复杂深刻变化的国内外大势中掌握主动,励精图治,顺势而为,创新求变,抓住用好重大战略机遇期,引领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懈奋斗。”